齐木楠雄all

天际化作温暖而灼烧的橘红色,浮云也不曾停歇,兜兜转转地幻化成丝成缕,成絮成匹,舒卷成温柔肆意的弧度。

带着心绪的少女,跟在少年的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漫步,发着呆,神游到不知哪里去了。

天际化作温暖而灼烧的橘红色,浮云也不曾停歇,兜兜转转地幻化成丝成缕,成絮成匹,舒卷成温柔肆意的弧度。

带着心绪的少女,跟在少年的身后,有一搭没一搭地漫步,发着呆,神游到不知哪里去了。

这同样也是他渴求的事物,他没有美好的梦境,因为他一旦做梦,都只不过是为了预知未来。

但是,就算是人在心中默念,也仿佛有声音在回响。那可能是你自己的声音,也偶尔会是别人的。

随后便走向归途,仿佛一阵自由的风,找不到可以小憩的地方,却不会为了太多而停留。

少女在少年的身影远去后,默默站在原地伫立着,思绪依旧混乱,等重启处理完所有的信息量后,忽然间蹲了下去,将脸埋在双膝中。

再抬起时,又禁不住用双手捂住通红的脸颊,耳尖红的如同瑰丽的晚霞,心如擂鼓。她轻声呢喃道:

总觉得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不仅是他身边的人,就连他自己,都好像受到了某种影响,被投射了什么。

按常理来说,仅仅按常理来说,他平常一般不会外露自己的情绪,这一点他掌握的很好,甚至比起他的超能力也毫不逊色——当然,也因为超能力的缘故,比起普通人来说,他自身被加持了冷静属性,就如同常人的应激反应,有些人在面临危险时会慌乱无措,但有些人能迅速冷静下来做出行动,而这些人往往都是那些高功能的天才,要说他哥哥也算是这些…

总觉得今天一整天都怪怪的,不仅是他身边的人,就连他自己,都好像受到了某种影响,被投射了什么。

按常理来说,仅仅按常理来说,他平常一般不会外露自己的情绪,这一点他掌握的很好,甚至比起他的超能力也毫不逊色——当然,也因为超能力的缘故,比起普通人来说,他自身被加持了冷静属性,就如同常人的应激反应,有些人在面临危险时会慌乱无措,但有些人能迅速冷静下来做出行动,而这些人往往都是那些高功能的天才,要说他哥哥也算是这些佼佼者之一,只不过最后“高功能”后面总要加个“反社会”就是了 。

但其实,就算他自身的性格被改变了也没有什么,即便如此他还是齐木楠雄,而不会变成别的人。

齐木楠雄永远是齐木楠雄,不管他是魔王还是救世主,或许有一天他终于拥有了梦寐以求的平静生活,或许他一直会生活在一群小妖精簇拥的灾难中。

齐木君对坐在他面前,all齐木楠雄的脸红的一塌糊涂的照桥心美用了心灵感应,言语中还是他那股性冷淡的作风:

【啊啊啊啊齐木君跟我说话了!他是不是发现我偷偷看他的事了,好巧?呼——看起起来他并没有发现,太好了!不过我现在太紧张了,照桥你要平静下来!你的目标可是让齐木君说出“哦呼”的!可是今天的齐木君真是太耀眼了,下课的时候都忍不住看了他好几眼,脑子里想的都是他,放学后也是莫名其妙的下意识跟了上来……难道!我已经被齐木君彻底攻陷了吗?心美,你可是完美的美少女高中生!可…为什么心里——居,居然超级开心的啊!】

跟照桥心美面对面的齐木楠雄面无表情,猝不及防地被迫听完了一大段的少女情怀外加直球告白,表示……

就连完美美少女都承认的耀眼,尽管有一半自己是她的……暗恋对象的关系,不过那是何等的惹人注目啊。

照桥同学已经恢复理智了,但望向他的眼神依旧慌乱:“哈哈,是啊,好巧~”她不自在地撇开眼,吹着口哨,想了想说:“阿,阿诺,齐木同学也在这里吃甜点吗?”

【这样以后说不定就能鼓起勇气邀请齐木君来这里吃甜点呢~刚刚看到齐木君很喜欢吃咖啡果冻的样子,这家店的草莓慕斯蛋糕也很不错,不知道齐木君会不会喜欢呢?到时候看到我这个美少女给他推荐甜点还跟他约会,就会对我说“哦呼”了吧,是不是还会幸福地晕过去呢~】

而且没有什么甜点比咖啡果冻更好吃,没有看不起和反感任何甜品的意思,因为没什么比甜品更好吃的食物了,母亲做的除外。

他瞥了一眼照桥心美面前空空如也,干净如斯的餐桌,并没有戳穿她蹩脚的谎言。

“去,去哪?”照桥显然在那种影响下不太清醒,看着他的脸说话支支吾吾的,双手绞着衣角,就像是……怀春的少女。

“啊?……也对啊,现在……已经不早了吧。”照桥心美有些失落地拿起提包,“走吧,齐木,我跟你比较顺路,能让我跟你一起吗?”

齐神的OOC是有原因的_(:з」∠)_下章解释,不要打我(/ω\)评论有三个再更一章。

PPPPS:楠空是有的,齐鸟是有的,齐海是有的,楠通是有的,齐虎是有的,齐莲是有的,齐美也是有的,齐相还是有的,连齐佐和齐明也是有的。燃堂力和石吕是友情向的。

身高167cm,体重52kg,三围……咳咳,生日为8月16日,喜爱咖啡果冻为首的甜点。

无论从哪里看,都是一份普通到不能再普通的履历,可偏偏,拥有这份履历的主人是一位超能力者。

唔……这么说吧,“心灵感应”、“传心术”、“透视”、“念力”、“幽灵脱体”、“瞬间移动”、“预知”、“千里眼”、“念写”、“好感度显示器”、“复原能力”、“mindcontrol(译为思想控制或思维控制)”、“冰冻能力”、“心灵占卜”……这些之类的,人类已经想象出的,普遍的以及不普遍的超能力,他都能做到。

于是他今天也在一如既往的隐瞒着自己的能力,偶尔也用一用超能力帮他口中的“废柴老爸”做一些不超出他底线的事。

“啊啊啊啊啊楠雄!不,楠雄A梦!爸爸今天又迟到了!快用你的超能力帮帮爸爸吧!!”一大早上,别墅里就回荡起某人的哀嚎。

唉……齐木楠雄打了个哈欠,眼中蓄了些生理性的泪水,某人这已经是第几次向他求助了啊……他有点漫不经心地想着,一边下楼梯准备把他的父亲大人送到他工作的地方去。

齐木国春,这位逗比且废柴的父亲,在今天,终于凭借着像动物一般的直觉敏锐地嗅到了自家小儿子的不同寻常,然而,他话音未落,就被齐木楠雄送到了终焉社——他当编辑办公的公司,而他也错过了揭示真相的大好机会,当然,这也可能是命运石之门的选择。

“哦,哦呼……齐,齐木?!”于是,这个早晨,第一个首先迎接齐木楠雄的,就是麻烦老爸的麻烦请求和海腾瞬的一声蜜汁“哦呼”。

如果真要介绍我的生平的话,说出来是很难让人相信的。有一对平凡的夫妇生下了一个小男孩,但是那个男孩却称不上平凡。出生两周就能有条理的说话——而且是凭借意念不发出声音;出生一个月后就学会了走路——而且是浮在空中;两岁的时候就能用意念画出不输于世界级素…

如果真要介绍我的生平的话,说出来是很难让人相信的。有一对平凡的夫妇生下了一个小男孩,但是那个男孩却称不上平凡。出生两周就能有条理的说话——而且是凭借意念不发出声音;出生一个月后就学会了走路——而且是浮在空中;两岁的时候就能用意念画出不输于世界级素描大师门采尔的画作;首次帮忙做家务是瞬间移动出门打酱油……

这样异于常人的表现非常惊悚,正常情况来看被父母带到专门的研究机构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这对夫妇——相当迟钝。不管怎么说,多亏了这对普通夫妇,这个男孩才能平静地生活这么久。

可以透过扑克牌看到里面?如果你看着一个人而那个人最后在你的眼里变成了森森白骨那你就不会觉得有多好了。

时光飞逝,那个超能力婴儿也慢慢长大,变成了十五岁的青少年,但是他的超能力却没有像漫画里那样慢慢消失,而是越变越强大。

我吃了一口面前的咖啡果冻,面无表情地看着面前哭丧着脸的神明,再看了看几分钟前一不小心被我碾成肉酱的尸体,陷入了沉默之中。

“那个,齐木君,几分钟前,你因为头上的抑制器被摘了下来导致超能力暴走,想要瞬间移动回家的时候却一不小心到了别的平行世界,就是我掌握的这个恋与世界,对吧?”神明用手帕擦了擦额头上的汗,说道。

“然后又因为你选择的坐标与这边的‘气运之女’坐标一样,所以就把她碾成了肉酱…当然!我并没有要责怪你的意思,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喜欢管闲事的人…这也是超能力暴走的结果…”

“谢谢你的努力,但是没有用啊,掌管你所在的平行世界的神明比我强太多了,而创造这个世界的强大神明在捏出了四个强大而帅气的气运之子之后,随便糊了个女主然后把这个世界的轨迹调到某起点三流狗血言情小说之后就拍拍屁股走人了,然后我这个连神殿都没办法进去的神明末流之辈就被强行拖来管理这个世界,就只是因为我刚好打酱油路过大佬们的会议…可是…可是…”我看着神明突然哭得像个两百斤的大胖子,“这个女主也太脆皮了,动不动就碎成渣渣,我已经赔上所有神力来修复她的身体了,可是,这次被你碾成渣了,我真的做不下去了嘤嘤嘤…”

我同情的拍了拍他的肩膀,“既然你说完了,那我就走了。”说罢,我站起身就想跑路。

“等等!听到我这么惨,你就不打算帮帮我么!”神明赶紧上前抱住了我的腿,我嫌弃的踢了踢腿,“作为一个神明你也太没用了吧。”

“没办法啊为了生存下去只能厚脸皮了!而且这个世界的气运之子们都是超能力者啊!你去了就不会感到自己是一个异类了!”

开什么玩笑,那群没有超能力的小妖精就已经够我喝一壶的了你现在还想让我的生活再多四个有超能力的小妖精?!开什么玩笑。

“如果你帮忙的话你可以在这个世界里免费吃甜品吃到饱,期限到你帮忙的最后一天!”

我挽了挽自己稍长的头发,看着响起的手机,黑色的屏幕映照着我花了两个小时变出来模样

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akamdynamics.com/,齐雄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